2014年“劳力士青年雄才奖”获奖者

贺森
卓亚威

全力奋战超级病菌

贺森<span>・</span> 卓亚威 贺森<span>・</span> 卓亚威

抗生素抗药性的问题,正严重威胁全球人类的健康。贺森・卓亚威(Hosam Zowawi)借助科学,以及面向波斯湾地区国家的宣传计划,对此问题予以坚决反击。

贺森・卓亚威所面对的问题,其恐怖程度不亚于连环杀手:他正在澳洲布里斯班的实验室中研究一种典型医院病原株,这是目前科学界所知的致命细菌,目前医学界对其仍然束手无策。这名年轻的沙特阿拉伯科学家,以一己之力深入危险的战斗前线,对抗多重抗药性细菌,这是21世纪人类健康最严重的威胁。

如同世界各国一样,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Arabian Gulf Cooperation Council)的六个成员国(沙特阿拉伯、阿联酋、科威特、卡塔尔、阿曼、巴林)均须面对超级病菌日益加剧的问题,其中原因包括:抗生素的处方过量,药房柜台可随意购买,医院手部卫生程序遵从率参差不齐,旅游产业蓬勃发展,以及公众对于抗生素风险认识不足。

卓亚威为自己设定了目标:首先开发世界上最快速、广泛应用的抗生素抗药性测试方法,然后将之完善,最后推动这一测试的商业化发展,同时向公众以及医护人员宣传抗药性的风险,并推出相关的预防措施。

“后抗生素时代里,普通的传染病和微小的伤口便足以致命,这并非危言耸听,而是确实有可能在21世纪发生。”

世界卫生组织(WHO),2014年4月

抗生素的发现与细菌抗药性的产生

一场分秒必争的竞赛

抗生素种类

  • 1928年盘尼西林(又名青霉素)

    1928年,英国细菌学家亚历山大・弗莱明(Alexander Fleming),首次发现了第一代抗生素中的一种,这一机缘巧合的重大发现,竟彻底颠覆医学。当时弗莱明在实验室中培养大量金黄色葡萄球菌,这种病菌正是造成一系列感染的罪魁祸首,轻则导致皮肤发炎,重则引起血流感染和肺炎,足以危及生命。弗莱明意外地发现,在培养皿中长出来的青霉菌竟然可以杀死细菌,进而发现了盘尼西林(青霉素)这种抗生素。尽管直到1940年代才开始工业化生产,但盘尼西林很快风行世界各地,用以对抗各式各样的细菌感染。

  • 1948年头孢菌素

    1945年至1948年,人类发现第二种主要抗生素种类——头孢菌素,然后加以研制。它同样由霉菌衍生而来。截至目前为止,医学界已经研制出好几代的头孢菌素抗生素,每一代都有不同的抗菌作用。头孢菌素主要用来治疗严重感染,如脑膜炎与败血症等。

  • 1975年碳青霉烯

    盘尼西林的抗药性逐渐浮现之际,医学界又研制出一种新抗生素——碳青霉烯,通常用来作为最后的撒手锏。这一灵药专门用来治疗复杂致命的感染,通常仅在医院和疗养院使用,同时和呼吸机与静脉导管一并使用。正因为是抗生素的最后一道防线,所以对于碳青霉烯类抗生素的抗药性,已然成为全球健康的重大威胁。

  • 1980年氟喹诺酮

    氟喹诺酮类抗生素是合成的广效抗菌药物。由于抗菌范围较广,所以成为世界上其中一种普遍使用的抗生素,无论目的治疗与否,人类或动物都在使用。这一类的抗生素由于错误使用,其抗药性已快速席卷全球各地。

  • 进取发展的新抗生素寥寥无几

    主要的原因来自现实的经济考虑:抗生素的疗程通常只有几天时间,高血压等慢性疾病药物则需要长期服用,因此抗生素并非赚钱的药物。此外,各种药物管制系统与规定也是一重阻碍,新抗生素可能需要数年时间才能投放市场,但抗药性出现的时间可能远比新药开发时间更短。对于竞争激烈的制药业来说,这些都是遏制他们投入研发的原因。但是抗生素抗药性所带来的威胁更强大,因为一旦抗药性出现,即使是很小的感染或伤口,或是普通的医疗或外科手术,都有可能导致死亡,就像盘尼西林被发现以前的时代一样。

过去三十年,医疗界并未研制出任何新型主要抗生素

  • 1928年
  • 1948年
  • 1975年
  • 1980年
  • 探索空白期

数据源:世界卫生组织

全球灾难

治疗失败

在许多国家,即使是很普通的感染,也已经出现治疗失败的个案

在世界上36个国家当中,淋病可能成为无法治疗的疾病

36个国家

抗生素的抗药性

世界卫生组织指出:抗生素的抗药性正在世界各地临近“警戒级别”

48,000宗

在欧洲和北美洲,每年共有48,000宗因为抗药性感染而致死的个案

相片来源: 美国疾病控制及预防中心

全球灾难

没有新的抗生素

自从1980年代起,没有新的抗生素出现

50万宗

目前全世界每年共通报了50万宗抗药性肺结核个案

波斯湾地区国家与其它国家一样,因为抗生素的误用,旅行往来的增加,以及大众较低的用药意识,致使超级病菌的威胁横行肆虐

大众较低的用药意识

世界卫生组织指出,抗生素的抗药性正“威胁着现代医学的成果”

抗生素抗药性的宣传活动

波斯湾地区几乎没有认识抗生素抗药性的宣传活动

相片来源: 美国疾病控制及预防中心

观赏 短片

2014年“劳力士青年雄才奖”获奖者贺森・卓亚威计划与抗生素抗药性奋战到底,避免失去抗生素这一现代医学的支柱。

问题 迫在眉睫

每一天,世界各地的医生都在作出一些性命攸关的决定,犹豫要用哪一种抗生素来救治病患,然而这一问题,没有确切答案。

贺森・卓亚威计划扭转这一死局,于是,他发明了两种杰出的新型诊断测试方法,以测试感染细菌对抗生素的抗药性。他的快速超级病菌测试方法,从病菌本身着手,测试病菌是否带有可以形成抗药性的基因。这有助医生选择正确的用药,并延长抗生素这一世界最后防线的使用寿命。

这种测试方式快速又精准,覆盖更多致死感染病原,明显比世界上的其它产品优胜。凭着这项测试,过去需耗时数天的检测,现在则可在三至四小时内,给医生一个明确答案。一旦快速超级病菌测试在澳洲确认有效之后,卓亚威便会在波斯湾地区进行现场试验。如果测试成功,将可为全世界的医院、诊所和医生进行商业测试服务。卓亚威的第二项测试,则可以识别哪些抗生素正受到抗药性细菌的破坏,并导致药用效果减弱,同时还可以找出造成抗药性的罪魁祸首。

这些测试将帮助医生、医院管理人员,以及医疗护理规划者研究如何防止抗药性感染继续肆虐,并且找出优先防范的重点区域。

卓亚威计划的第三个部分,则是说服大众以及医疗从业人员,让他们参与这场及打击抗药性微生物的全球战争之中。他深知病患与医护人员的防患意识不足,导致药品的误用,他因此计划在波斯湾国家推行一个雄心勃勃的宣传计划,旨在提升公共意识与教育大众。

他希望善用社交媒介——当地推动社会进步的主力,以及电视、电台与报纸,警惕大众误用抗生素所带来的重大生命威胁。

拯救生命 是我最大的心愿

“我不只想拯救现在的波斯湾地区,我还想帮助全世界医院的病人,以及将来所有可能需要抗生素的人们。我浑身都充满了紧迫感,而且深感自己责任重大。”卓亚威说道:“不过我也有着很深的信念,我相信只要我们集思广益,共同努力,我们将避免失去抗生素这一现代医学的一大救星。”

与致命微生物 面对面

在澳洲布里斯班的实验室中,贺森・卓亚威正在研究一种典型医院病原株,目前医学界对此仍束手无策。

贺森 卓亚威

2014年“劳力士青年雄才奖”获奖者

1945年,发现盘尼西林(青霉素)的亚历山大・弗莱明爵士,在诺贝尔奖的获奖致辞中,便已警告世人细菌将会轻易的发展出对抗生素的抗药性。(弗莱明与恩斯特・钱恩(Ernst Chain)及霍华德・弗洛理(Howard Florey)爵士共同获奖。)

贺森 卓亚威

2014年“劳力士青年雄才奖”获奖者

如今,超级病菌已经对所有的抗生素产生抗药性,这可能将人类带回那个可以被轻微感染杀死的时代。贺森・卓亚威正以科学对超级病菌进行全力反击。

贺森 卓亚威

2014年“劳力士青年雄才奖”获奖者

贺森・卓亚威检视可显现具有抗生素抗药性致命细菌的病株,这种致命细菌正在世界各地加剧蔓延。

贺森 卓亚威

2014年“劳力士青年雄才奖”获奖者

正确洗手是远离疾病的不二法门,作为宣传活动的一部份,贺森・卓亚威正在教导人们如何对抗细菌抗药性。

凡事由您 改变

对于愿意以一己之力谋世界之巨变的卓越人士,劳力士深表赞赏,
并以实际的行动,支持足以应对重大挑战的计划。

了解更多有关劳力士大奖

关注贺森・卓亚威。他传播突破创新的快速诊断测试,以及认识对抗超级病菌的宣传活动。加入其他人的行列,在世界不同的角落,协助卓亚威降低对抗生素的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