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劳力士青年雄才奖”获奖者

奥利维尔
辛基文拿

拯救卢旺达的“富贵之鸟”

奥利维尔<span>・</span> 辛基文拿 奥利维尔<span>・</span> 辛基文拿

卢旺达野生动物奇特珍贵,奥利维尔・辛基文拿打算鼓励年轻人投身动物保育工作,第一步就是拯救该国唯一的鹤类——灰冠鹤。

奥利维尔・辛基文拿经历过卢旺达种族灭绝大屠杀的黑暗时代,身为野生动物保育人士,他怀抱着满腔热血,誓言为祖国的重建工作贡献一己之力。绝大部分时间,他都待在位于卢旺达北部山林的家中。他加入了世界知名的“大猩猩医生”组织(Gorilla Doctors),并担任野外兽医,同时还以科学家的身份,监测野生动物疾病,以便及早识别出动物可能感染给人类的危险病毒。

保护卢旺达的生物多样性

奥利维尔致力保育卢旺达野生动物,也积极投入拯救灰冠鹤的工作。这种鹤鸟是长寿的象征,却也因为受到人类喜爱而遭受偷猎,因而踏上了濒临绝种的命运。

过去45年,灰冠鹤的数目锐减了50%至80%,迫使国际自然保护同盟(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IUCN)于2012年将其受威胁等级上调至“濒危”等级。目前卢旺达的野生灰冠鹤只剩300至500只。

卢旺达濒危动物

了解更多

当前问题

现况

  • 需要帮助动物众多,灰冠鹤只是其一

  • 山地大猩猩学名:Gorilla beringei beringei

  • 黑猩猩学名:Pan troglodytes

  • 格氏
    沼泽苇莺学名:Bradypterus graueri

  • 黑犀牛
    学名:Diceros bicornis

  • 希氏
    菊头蝠学名:Rhinolophus hilli

  • 灰冠鹤只是卢旺达濒临绝种动物的冰山一角。国际自然保护联盟2014年颁布的濒危物种红色名录(Red List of Endangered Species)指出,黑犀牛——曾经是当地数量最多的犀牛物种,已经在该地区绝迹,而其它卢旺达森林地带特有的黑猩猩与蝙蝠,受威胁等级已上升至“濒危”或“极危”等级。濒危物种红色名录是公认以全球最全面客观的视角评估动植物保育状态。

  • 其中一种濒危物种山地大猩猩,在非洲中部维龙加山脉(Virunga mountains)的火山森林地带出现踪迹,目前估计全球山地大猩猩数量约有700只,其中几乎半数栖息于此处。它们在野外的寿命大约为35岁。尽管大猩猩可以爬树,它们却习惯栖息在地面上。它们食用植物的根、嫩芽、水果、野芹菜以及树皮树浆。它们通常在一只雄猩猩的带领下,以30只以内的规模群居。领头的雄猩猩通常称为“银背”,因为成年的雄性大猩猩背上都会长出银色的毛。成年雄猩猩站立时身高可达1.8米,体重可达250公斤。山地大猩猩是目前唯一数量持续增加的大猿种群,主要是因为它们不受旅游与研究的侵扰,还可享有兽医的专门护理。

  • 另一种濒临绝种的灵长类动物黑猩猩,则栖居在森林、林地与草地中。在卢旺达的纽格威国家公园(Nyungwe Forest National Park)也有它们的踪迹。黑猩猩是群居动物,通常有几十只黑猩猩共同居住,虽然是杂食性动物,却以水果与植物为主食。黑猩猩主要栖息于树木上,尽管它们也可以在地面生存。其野外平均寿命约为45岁。成年黑猩猩站立时身高可达1.7米,体重可达60公斤。

  • 格氏沼泽苇莺是一种体型娇小的深褐色鸟类,腹部稍白,栖居在海拔1,950至2,600米的山地沼泽草木地带。目前所知最大的鸟群位于卢旺达的鲁盖济湿地(Rugezi marshlands)。遗憾的是,在该地区成为保护地带之前,部分地区早已被排干作为农地,侵占了苇莺的栖息空间,使得这种鸟类面临了濒危的命运。苇莺的主食为小种籽与昆虫,例如甲虫与毛虫。格氏沼泽苇莺遵从一夫一妻制,并且有强烈的地盘观念,繁殖期外则显得较为合群。这种鸟类的身长17厘米,重量则在17至19克之间。

  • 曾经遍布非洲各地的黑犀牛如今已是极危物种,在卢旺达更已经绝迹。所幸,在马拉维与赞比亚这两个国家,黑犀牛虽一度绝迹,但遣返计划却十分成功,黑犀牛再度出现。黑犀牛有望能重现于卢旺达。它是食草动物,尤其好食树叶。黑犀牛的平均寿命在35至50岁之间,成年雄犀牛的肩幅可达1.8米,体重可达1,400公斤。犀牛是独居动物,只有交配时才会在一起。犀牛在交配期间的对抗行为非常激烈,经常有在搏斗中死亡的案例。而因为对犀牛角的需求,又使得犀牛的死亡率更高,每磅犀牛角可卖得3万美金。

  • 希氏菊头蝠是一种体型微小的夜行食虫飞行哺乳动物,鼻尖有着马蹄形的肉球。它目前被列为极危动物,生存于卢旺达纽格威国家公园中不到100平方公里的范围内。目前对希氏菊头蝠所知不多,在该地区的洞穴之中也尚未发现它们的聚集地。由于农业扩充与树木砍伐,造成希氏菊头蝠主要栖地消失,因此受到威胁。希望藉着认识蝙蝠计划,提高当地居民的保育意识,为这些蝙蝠谋求更多的生存机会。

野生物种

观赏 短片

2014年“青年雄才奖”获奖者奥利维尔・辛基文拿描述
他的计划:拯救卢旺达唯一的鹤类——灰冠鹤,
并鼓励人们投身保育当地奇特珍贵的野生动物。

拯救卢旺达的 国鸟

“我是听着灰冠鹤的叫声长大的。”奥利维尔・辛基文拿说。他回忆着他在基加利(Kigali)西部的幸福童年:“我们与它们和平共处,不会把它们捉到花园里。”但如今,最有可能见到灰冠鹤的地方,只能在花园或酒店的庭院中。灰冠鹤的外形举止十分优雅,舞姿清丽,脖颈修长,长腿纤细,金色羽冠璀璨奇异,它们在游泳池畔闲庭信步,翩然生姿,犹如羽毛装饰品一般绮丽动人,但它们毕竟是有血有肉的生灵,并非一座死气沉沉的装饰品。“人们剪掉它们的羽翼,令它们不能飞翔,有时甚至将其翅膀折断。”辛基文拿说道:“这实在是讽刺之极。在卢旺达,它们是富裕与长寿的象征,然而大多数时候,它们未繁殖,就被捕捉残害致死。”

灰冠鹤被人类珍视为宠物,因此不断地被拍摄、宠爱、捕捉。它们被喂食错误的食物,并剥夺了适当的生存环境,常常死于压力、受伤与营养不良。它们遭受非法野生动物贩卖者的偷猎与出口,或作为传统药物而被猎杀。

在野外的鹤类则遭遇其它生存挑战。卢旺达是个地小人稠的国家。一千一百万人口中,大部分人仅靠着每日不到一块钱的美金维生。“每平方公里有四百人居住。”辛基文拿说道。因此,大部分湿地都被排干作为农地或建筑用地。因为生存空间改造成农田或建筑,许多鹤鸟被迫在农地上觅食。这使得它们暴露在农药的陷阱,或是农民故意毒害的威胁当中。

为了防止灰冠鹤在卢旺达绝迹,辛基文拿开始投注大量心力,试图让被捕捉的灰冠鹤返回野外。他的计划是将鹤鸟送到一个离首都基加利较近的收容中心,确认了禽鸟健康之后,再将它们送到卢旺达东北部阿卡迦拉国家公园(Akagera National Park),那里正在兴建保育中心供鹤鸟栖息。中心将采取一种称为“柔性野放”(soft release)的方法,藉着限制喂食,鼓励灰冠鹤到保育中心以外的地点觅食。饥饿感会迫使它们回归到野外的原始生活中。

辛基文拿计划进行一项调查,并制作一个全国数据库,为所有被捕捉的灰冠鹤绘制分布图,并监测其变化。辛基文拿深知,要说服人们释放它们所饲养的鹤鸟十分艰难,他希望开展一个全国性的宣传活动与赦免计划,促成人们释放非法饲养的鹤鸟。他将使用一部份“劳力士青年雄才奖”的奖金进行这项宣传工作。其中一项宣传重点是教导人们如何在谋生的同时,不对濒危物种造成威胁。“显然,仅仅通过立法与号召还不足以成事。”他说道。

终身 舞伴

灰冠鹤貌似是两情缱绻的鸟儿,雌雄二鸟会长期甚至终身相伴,它们在野外可以存活22年之久。灰冠鹤从不迁徙,仅会在特定地点觅食筑巢。一般而言,它们在湿地内或周遭筑巢。繁殖期间,它们最多产三只蛋,由雄鸟与雌鸟共同孵化。灰冠鹤的脖子上有火红的喉囊,膨胀时可以发出特有的低沉叫声。

教育卢旺达 年轻人

“我在卢旺达的保育计划不仅在于量,也在于质,我也希望能稳固发展、持续经营。”辛基文拿严肃地说道。要达成这项目目标,必须要教育年轻人,启发他们的保育意识,因此他决定走进学校宣传他的保育理念。“当年我在兽医学校第一次接触‘大猩猩医生’组织时,真的被他们的精神所启发。因此我现在也希望能够同样感召到其他人。卢旺达非常需要年轻的保育人员,由年轻的兽医推行这类保育计划是必需的。”

奥利维尔 辛基文拿

2014年“劳力士青年雄才奖”获奖者

灰冠鹤站立时高达1米,翼展可达2米,当它们在卢旺达的沼泽地带漫步时,那景象何等壮观。灰冠鹤在求偶时的舞姿着实惊艳,它们头部上下摆动,翩然起舞,令人叹为观止。

奥利维尔 辛基文拿

2014年“劳力士青年雄才奖”获奖者

辛基文拿与队友在一只被捕获的灰冠鹤腿上套上标记环。他希望利用劳力士的奖金建立一个全国数据库,为卢旺达被捕获的灰冠鹤种群绘制分布图,并识别可以回归大自然的鹤鸟。

奥利维尔 辛基文拿

2014年“劳力士青年雄才奖”获奖者

在卢旺达的沼泽中,需要熟练老到的眼力才能找到鸟巢。灰冠鹤习惯在高大的草木中筑巢,以躲避猎食者的觊觎。

奥利维尔 辛基文拿

2014年“劳力士青年雄才奖”获奖者

在撒哈拉沙漠以南的许多国家,都可找到灰冠鹤的踪迹,包括刚果民主共和国、乌干达以及肯尼亚。辛基文拿说道:“在卢旺达的灰冠鹤数量锐减了80%。”

凡事由您 改变

对于愿意以一己之力谋世界之巨变的卓越人士,劳力士深表赞赏,
并以实际的行动,支持足以应对重大挑战的计划。

了解更多有关劳力士大奖

关注奥利维尔・辛基文拿。他拯救卢旺达的国鸟灰冠鹤。加入其他人的行列,在世界不同的角落,协助辛基文拿鼓励下一代投身卢旺达的保育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