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勞力士青年雄才獎」獲獎者

賀森
卓亞威

全力奮戰超級病菌

賀森<span>・</span> 卓亞威 賀森<span>・</span> 卓亞威

抗生素抗藥性的問題,正嚴重威脅全球人類的健康。賀森・卓亞威(Hosam Zowawi)借助科學,以及面向波斯灣地區國家的宣傳計劃,對此問題予以堅決反擊。

賀森・卓亞威所面對的問題,其恐怖程度不亞於連環殺手:他正在澳洲布里斯本的實驗室中,研究一種典型醫院病原株,這是目前科學界所知的致命細菌,目前醫學界對其仍然束手無策。這名年輕的沙地阿拉伯科學家,以一己之力深入危險的戰鬥前線,對抗多重抗藥性細菌,這是21世紀人類健康最嚴重的威脅。

如同世界各國一樣,波斯灣合作理事會(Arabian Gulf Cooperation Council ) 的六個成員國(沙地阿拉伯、阿聯酋、科威特、卡塔爾、阿曼、巴林)均須面對超級病菌日益加劇的問題,其中原因包括:抗生素過量處方,藥房櫃台可隨意購買,醫院手部衛生程序遵從率參差不齊,旅遊產業蓬勃發展,以及公眾對於抗生素風險認識不足。

卓亞威為自己設定了目標:首先開發世界上最快速、廣泛應用的抗生素抗藥性測試方法,然後將之完善,最後推動這一測試的商業化發展,同時向公眾以及醫護人員宣傳抗藥性的風險,並推出相關的預防措施。

「後抗生素時代裡,普通的傳染病和微小的傷口便足以致命,這並非危言聳聽,而是確實有可能在21世紀發生。」

世界衛生組織(WHO),2014年4月

抗生素的發現與細菌抗藥性的產生

一場分秒必爭的競賽

抗生素種類

  • 1928年盤尼西林(又名青黴素)

    1928年,英國細菌學家亞歷山大・弗萊明(Alexander Fleming),首次發現了第一代抗生素中的一種,這一機緣巧合的重大發現,竟徹底顛覆醫學。當時弗萊明在實驗室中培養大量金黃色葡萄球菌,這種病菌正是造成一系列感染的罪魁禍首,輕則導致皮膚發炎,重則引起血流感染和肺炎,足以危及生命。弗萊明意外地發現,在培養皿中長出來的青黴菌竟然可以殺死細菌,進而研製出盤尼西林(青黴素)這種抗生素。儘管直到1940年代才開始工業化生產,但盤尼西林很快風行世界各地,用以對抗各種各樣的細菌感染。

  • 1948年頭孢菌素

    1945年至1948年,人類發現第二種主要抗生素種類——頭孢菌素,然後加以研製。它同樣由黴菌衍生而來。截至目前為止,醫學界已經研製出好幾代頭孢菌素抗生素,每一代都有不同的抗菌作用。頭孢菌素主要用來治療嚴重感染,如腦膜炎與敗血症等。

  • 1975年碳青黴烯

    盤尼西林的抗藥性逐漸浮現之際,醫學界又研製出一種新抗生素——碳青黴烯,通常用來作為最後的撒手鐧。這一靈藥專門用來治療複雜致命的感染,通常僅在醫院和療養院使用,同時和呼吸機與靜脈導管一併使用。正因為是抗生素的最後一道防線,所以對於碳青黴烯類抗生素的抗藥性,已然成為全球健康的重大威脅。

  • 1980年氟喹諾酮

    氟喹諾酮類抗生素是合成的廣效抗菌藥物。由於抗菌範圍較廣,所以成為世界上其中一種普遍使用的抗生素,無論目的治療與否,人類或動物都在使用。這一類的抗生素由於錯誤使用,其抗藥性已快速席捲全球各地。

  • 進取發展的新抗生素寥寥無幾

    主要的原因來自現實的經濟考量:抗生素的療程通常只有幾天時間,高血壓等慢性疾病藥物則需要長期服用,因此抗生素並非賺錢的藥物。此外,各種藥物管制系統與規定也是一重阻礙,新抗生素可能需要數年時間才能投放市場,但抗藥性出現的時間可能遠比新藥開發時間更短。對於競爭激烈的製藥業來說,這些都是遏制他們投入研發的原因。但是抗生素抗藥性所帶來的威脅更強大,因為一旦抗藥性出現,即使是很小的感染或傷口,或是普通的醫療或外科手術,都有可能導致死亡,就像盤尼西林被發現以前的時代一樣。

過去三十年,醫療界並未研製出任何新型主要抗生素

  • 1928年
  • 1948年
  • 1975年
  • 1980年
  • 探索空白期

資料來源:世界衛生組織

全球災難

治療失敗

在許多國家,即使是很普通的感染,也已經出現治療失敗的個案

在世界上36個國家當中,淋病可能成為無法治療的疾病

36個國家

抗生素的抗藥性

世界衛生組織指出,抗生素的抗藥性正在世界各地臨近「警戒級別」

48,000宗

在歐洲和北美洲,每年共有48,000宗因為抗藥性感染而致死的個案

相片來源: 美國疾病控制及預防中心

全球災難

沒有新的抗生素

自從1980年代起,沒有新的抗生素出現

50萬宗

目前全世界每年共通報了50萬宗抗藥性肺結核個案

波斯灣地區國家與其他國家一樣,因為抗生素的誤用,旅行往來的增加,以及大眾較低的用藥意識,致使超級病菌的威脅橫行肆虐

大眾較低的用藥意識

世界衛生組織指出,抗生素的抗藥性正「威脅著現代醫學的成果」

抗生素抗藥性的宣傳活動

波斯灣地區幾乎沒有認識抗生素抗藥性的宣傳活動

相片來源: 美國疾病控制及預防中心

觀賞 短片

2014年「勞力士青年雄才獎」獲獎者賀森‧卓亞威
計劃與抗生素抗藥性奮戰到底,避免失去
抗生素這一現代醫學的支柱。

問題 迫在眉睫

每一天,世界各地的醫生都在作出一些性命攸關的決定,猶豫要用哪一種抗生素來救治病患,然而這一問題,沒有確切答案。

賀森‧卓亞威計劃扭轉這一死局,於是,他發明了兩種傑出的新型診斷測試方法,以測試感染細菌對抗生素的抗藥性。他的快速超級病菌測試方法,從病菌本身著手,測試病菌是否帶有可以形成抗藥性的基因。這有助醫生選擇正確的用藥,並延長抗生素這一世界最後防線的使用壽命。

這種測試方式快速又精準,覆蓋更多致死感染病原,明顯比世界上其他產品優勝。憑著這項測試,過去需耗時數天的檢測,現在則可在三至四小時內,給醫生一個明確答案。一旦快速超級病菌測試在澳洲確認有效之後,卓亞威便會在波斯灣地區進行現場試驗。如果測試成功,將可為全世界的醫院、診所和醫生進行商業測試服務。卓亞威的第二項測試,則可以識別哪些抗生素正受到抗藥性細菌的破壞,導致其效果減弱,同時還可以找出造成抗藥性的罪魁禍首。

這些測試將幫助醫生、醫院管理人員,以及醫療護理規劃者研究如何防止抗藥性感染繼續肆虐,並且找出優先防範的重點區域。

卓亞威計劃的第三個部分,則是說服大眾以及醫療從業人員,讓他們參與這場打擊抗藥性微生物的全球戰爭之中。他深知病患與醫護人員的防患意識不足,導致藥品的誤用,他因此雄心勃勃地計劃在波斯灣國家推行一個宣傳計劃,旨在提升公共意識與教育大眾。

他希望善用社交媒介——當地推動社會進步的主力,以及電視、電台與報紙,警愓大眾誤用抗生素所帶來的重大生命威脅。

拯救生命 是我最大的心願

「我不只想拯救現在的波斯灣地區,我還想幫助全世界醫院的病人,以及將來所有可能需要抗生素的人們。我渾身都充滿了緊迫感,而且深感自己責任重大。」卓亞威說道「不過我也有著很深的信念,我相信只要我們集思廣益,共同努力,我們將避免失去抗生素這一現代醫學的一大救星。」

與致命微生物 面對面

在澳洲布里斯本的實驗室中,賀森‧卓亞威正在研究一種典型醫院病原株,目前醫學界對此仍束手無策。

賀森 卓亞威

2014年「勞力士青年雄才獎」獲獎者

1945年,發現盤尼西林(青黴素)的亞歷山大・弗萊明爵士,在諾貝爾獎的獲獎致詞中,便已警告世人細菌將會輕易地發展出對抗生素的抗藥性。(弗萊明與恩斯特・錢恩(Ernst Chain)及霍華德・弗洛理(Howard Florey)爵士共同獲獎。)

賀森 卓亞威

2014年「勞力士青年雄才獎」獲獎者

如今,超級病菌已經對所有的抗生素產生抗藥性,這可能將人類帶回那個可以被輕微感染殺死的時代。賀森・卓亞威正以科學對超級病菌進行全力反擊。

賀森 卓亞威

2014年「勞力士青年雄才獎」獲獎者

賀森・卓亞威檢視可顯現具有抗生素抗藥性致命細菌的病株,這種致命細菌正在世界各地加劇蔓延。

賀森 卓亞威

2014年「勞力士青年雄才獎」獲獎者

正確洗手是遠離疾病的不二法門,作為宣傳活動的一部份,賀森・卓亞威正在教導人們如何對抗細菌抗藥性。

凡事由您 改變

對於願意以一己之力謀世界之鉅變的卓越人士,勞力士深表讚賞,
並以實際行動,支持足以應對重大挑戰的計劃。

了解更多有關勞力士大獎

追蹤賀森・卓亞威。他傳播突破創新的快速診斷測試,以及認識對抗超級病菌的宣傳活動。加入其他人的行列,在世界不同的角落,協助卓亞威降低對抗生素的誤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