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勞力士青年雄才獎」獲獎者

奥利維爾
辛基文拿

拯救盧旺達的「富貴之鳥」

奥利維爾<span>・</span> 辛基文拿 奥利維爾<span>・</span> 辛基文拿

盧旺達野生動物奇特珍貴,奧利維爾・辛基文拿打算鼓勵年輕人投身動物保育工作,第一步就是拯救該國唯一的鶴類——灰冠鶴。

奧利維爾・辛基文拿經歷過盧旺達種族滅絕大屠殺的黑暗時代,身為野生動物保育人士,他懷抱著滿腔熱血,誓言為祖國的重建工作貢獻一己之力。絕大部分時間,他都待在位於盧旺達北部山林的家中。他加入了世界知名的「大猩猩醫生」組織(Gorilla Doctors),並擔任野外獸醫,同時還以科學家的身份,監測野生動物疾病,以便及早識別出動物可能感染給人類的危險病毒。

保護盧旺達的生物多樣性

奧利維爾致力保育盧旺達野生動物,也積極投入拯救灰冠鶴的工作。這種鶴鳥是長壽的象徵,卻也因為受到人類喜愛而遭受偷獵,因而踏上了瀕臨絕種的命運。

過去45年,灰冠鶴的數目銳減了50%至80%,迫使國際自然保護同盟(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IUCN)於2012年將其受威脅等級上調至「瀕危」等級。目前盧旺達的野生灰冠鶴只剩300至500隻。

盧旺達瀕危動物

了解更多

當前問題

現況

  • 需要幫助動物眾多,灰冠鶴只是其一

  • 山地大猩猩學名:Gorilla beringei beringei

  • 黑猩猩學名:Pan troglodytes

  • 格氏
    沼澤葦鶯學名:Bradypterus graueri

  • 黑犀牛
    學名:Diceros bicornis

  • 希氏
    菊頭蝠學名:Rhinolophus hilli

  • 灰冠鶴只是盧旺達瀕臨絕種動物的冰山一角。國際自然保護同盟2014年頒佈的瀕危物種紅色名錄(Red List of Endangered Species)指出,黑犀牛——曾經是當地數量最多的犀牛物種,已經在該地區絕跡,而其他盧旺達森林地帶特有的黑猩猩與蝙蝠,受威脅等級已上升至「瀕危」或「極危」等級。瀕危物種紅色名錄是公認以全球最全面客觀的視角評估動植物保育狀態。

  • 其中一種瀕危物種山地大猩猩,在非洲中部維龍加山脈(Virunga mountains)的火山森林地帶出現蹤跡,目前估計全球山地大猩猩數量約有700隻,其中幾乎半數棲息於此處。牠們在野外的壽命大約為35歲。儘管大猩猩可以爬樹,牠們卻習慣棲息在地面上。牠們食用植物的根、嫩芽、水果、野芹菜以及樹皮樹漿。牠們通常在一隻雄猩猩的帶領下,以30隻以內的規模群居。領頭的雄猩猩通常稱為「銀背」,因為成年的雄性大猩猩背上都會長出銀色的毛。成年雄猩猩站立時身高可達1.8米,體重可達250公斤。山地大猩猩是目前唯一數量持續增加的大猿種群,主要是因為牠們不受旅遊與研究的侵擾,還可享有獸醫的專門護理。

  • 另一種瀕臨絕種的靈長類動物黑猩猩,則棲居在森林、林地與草地中。在盧旺達的紐格威國家公園(Nyungwe Forest National Park)也有牠們的蹤跡。黑猩猩是群居動物,通常有幾十隻黑猩猩共同居住,雖然是雜食性動物,卻以水果與植物為主食。黑猩猩主要棲息於樹木上,儘管牠們也可以在地面生活。其野外平均壽命約為45歲。成年黑猩猩站立時身高可達1.7米,體重可達60公斤。

  • 格氏沼澤葦鶯是一種體型嬌小的深褐色鳥類,腹部稍白,棲居在海拔1,950至2,600米的山地沼澤草木地帶。目前所知最大的鳥群位於盧旺達的魯蓋濟濕地(Rugezi marshlands)。遺憾的是,在該地區成為保護地帶之前,部分地區早已被排乾作為農地,侵佔了葦鶯的棲息空間,使得這種鳥類面臨了瀕危的命運。葦鶯的主食為小種籽與昆蟲,例如甲蟲與毛蟲。格氏沼澤葦鶯遵從一夫一妻制,並且有強烈的地盤觀念,繁殖期外則顯得較為合群。這種鳥類的身長17厘米,重量則在17至19克之間。

  • 曾經遍佈非洲各地的黑犀牛如今已是極危物種,在盧旺達更已經絕跡。所幸,在馬拉威與贊比亞這兩個國家,黑犀牛雖一度絕跡,但遣返計劃卻十分成功,黑犀牛再度出現。黑犀牛有望能重現盧旺達。牠是食草動物,尤其好食樹葉。黑犀牛的平均壽命在35至50歲之間,成年雄犀牛的肩幅可達1.8米,體重可達1,400公斤。犀牛是獨居動物,只有交配時才會在一起。犀牛在交配期間的對抗行為非常激烈,經常有在搏鬥中死亡的案例。 而因為對犀牛角的需求,又使得犀牛的死亡率更高,每磅犀牛角可賣得3萬美金。

  • 希氏菊頭蝠是一種體型微小的夜行食蟲飛行哺乳動物,鼻尖有著馬蹄形的肉球。牠目前被列為極危動物,生存於盧旺達紐格威國家公園中不到100平方公里的範圍內。目前對希氏菊頭蝠所知不多,在該地區的洞穴之中也尚未發現牠們的聚集地。由於農業擴充與樹木砍伐,造成希氏菊頭蝠主要棲地消失,因此受到威脅。希望藉著認識蝙蝠計劃,提高當地居民的保育意識,為這些蝙蝠謀求更多的生存機會。

野生物種

觀賞 短片

2014年「勞力士青年雄才獎」獲獎者奧利維爾・辛基文拿描述他的計劃:拯救盧旺達唯一的鶴類——灰冠鶴,並鼓勵人們投身保育當地奇特珍貴的野生動物。

拯救盧旺達的 國鳥

「我是聽著灰冠鶴的叫聲長大的。」奧利維爾・辛基文拿說。他回憶著他在基加利(Kigali)西部的幸福童年:「我們與牠們和平共處,不會把牠們捉到花園裡。」但如今,最有可能見到灰冠鶴的地方,只能在花園或酒店的庭院中。灰冠鶴的外形舉止十分優雅,舞姿清麗,脖頸修長,長腿纖細,金色羽冠璀璨奇異,牠們在游泳池畔閒庭信步,翩然生姿,猶如羽毛裝飾品一般綺麗動人,但牠們畢竟是有血有肉的生靈,並非一座死氣沉沉的裝飾品。「人們剪掉牠們的羽翼,令牠們不能飛翔,有時甚至將其翅膀折斷。」辛基文拿說道:「這實在是諷刺之極。在盧旺達,牠們是富裕與長壽的象徵,然而大多數時候,牠們未繁殖,就被捕捉殘害致死。」

灰冠鶴被人類珍視為寵物,因此不斷地被拍攝、寵愛、捕捉。牠們被餵食錯誤的食物,並剝奪了適當的生存環境,常常死於壓力、受傷與營養不良。牠們也遭受非法野生動物販賣者的偷獵與出口,或作為傳統藥物而被獵殺。

在野外的鶴類則遭遇其他生存挑戰。盧旺達是個地小人稠的國家。一千一百萬人口中,大部分人僅靠著每日不到一塊錢的美金維生。「每平方公里有四百人居住。」辛基文拿說道。因此,大部分濕地都被排乾作為農地或建築用地。由於生存空間改造成農田或建築,許多鶴鳥被迫在農地上覓食。這使得牠們暴露在農藥的陷阱,或是農民故意毒害的威脅當中。

為了防止灰冠鶴在盧旺達絕跡,辛基文拿開始投注大量心力,試圖讓被捕捉的灰冠鶴返回野外。他的計劃是將鶴鳥送到一個離首都基加利較近的收容中心,確認了禽鳥健康之後,再將牠們送到盧旺達東北部阿卡迦拉國家公園(Akagera National Park),那裡正在興建保育中心供鶴鳥棲息。中心將採取一種稱為「柔性野放」(soft release)的方法,藉著限制餵食,鼓勵灰冠鶴到保育中心以外的地點覓食。飢餓感會迫使牠們回歸到野外的原始生活中。

辛基文拿計劃進行一項調查,並製作一個全國資料庫,為所有被捕捉的灰冠鶴繪製分佈圖,並監測其變化。辛基文拿深知,要說服人們釋放牠們所飼養的鶴鳥十分艱難,他希望開展一個全國宣傳活動與赦免計劃,促成人們釋放非法飼養的鶴鳥。他將使用一部份「勞力士青年雄才獎」的獎金進行這項宣傳工作。其中一項宣傳重點是教導人們如何在謀生的同時,不對瀕危物種造成威脅。「顯然,僅僅通過立法與號召還不足以成事。」他說道。

終身 舞伴

灰冠鶴貌似是兩情繾綣的鳥兒,雌雄二鳥會長期甚至終身相伴,牠們在野外可以存活22年之久。灰冠鶴從不遷徙,僅會在特定地點覓食築巢。一般而言,牠們在濕地內或周遭築巢。繁殖期間,牠們最多產三隻蛋,由雄鳥與雌鳥共同孵化。灰冠鶴的脖子上有火紅的喉囊,膨脹時可以發出特有的低沉叫聲。

教育盧旺達 年輕人

「我在盧旺達的保育計劃不僅在於量,也在於質,我希望能穩固發展,持續經營。」辛基文拿嚴肅地說道。要達成這項目標,必須要教育年輕人,啟發他們的保育意識,因此他決定走進學校宣傳他的保育理念。「當年我在獸醫學校第一次接觸『大猩猩醫生』組織時,真的被他們的精神所啟發。因此我現在也希望能夠同樣感召到其他人。盧旺達非常需要年輕的保育人員,由年輕的獸醫推行這類保育計劃是必需的。」

奥利維爾 辛基文拿

2014年「勞力士青年雄才獎」獲獎者

灰冠鶴站立時高達1米,翼展可達2米,當牠們在盧旺達的沼澤地帶漫步時,那景象何等壯觀。灰冠鶴在求偶時的舞姿著實驚豔,牠們頭部上下擺動,翩然起舞,令人嘆為觀止。

奥利維爾 辛基文拿

2014年「勞力士青年雄才獎」獲獎者

辛基文拿與隊友在一隻被捕獲的灰冠鶴腿上套上標記環。他希望利用勞力士的獎金建立一個全國資料庫,為盧旺達被捕獲的灰冠鶴種群繪製分佈圖,並識別可以回歸大自然的鶴鳥。

奥利維爾 辛基文拿

2014年「勞力士青年雄才獎」獲獎者

在盧旺達的沼澤中,需要熟練老到的眼力才能找到鳥巢。灰冠鶴習慣在高大的草木中築巢,以躲避獵食者的覬覦。

奥利維爾 辛基文拿

2014年「勞力士青年雄才獎」獲獎者

在撒哈拉沙漠以南的許多國家,都可找到灰冠鶴的蹤跡,包括剛果民主共和國、烏干達以及肯亞。辛基文拿說道:「在盧旺達的灰冠鶴數量銳減了80%。」

凡事由您 改變

對於願意以一己之力謀世界之鉅變的卓越人士,勞力士深表讚賞,
並以實際行動,支持足以應對重大挑戰的計劃。

了解更多有關勞力士大獎

追蹤奧利維爾・辛基文拿。他拯救盧旺達的國鳥灰冠鶴。加入其他人的行列,在世界不同的角落,協助辛基文拿鼓勵下一代投身盧旺達的保育工作。